四肖中特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法治學苑 > 看法 > 正文
笑氣濫用成法外之地?
2017-7-14 10:21    來源:四川法制報
字體: | 顏色:

  7月10日,據《都市快報》報道,或因工作壓力大,浙江寧波一名20多歲的海歸姑娘2個月內吸食了2000多支笑氣,導致突發四肢癱瘓。

  在此前的6月30日,一篇名為《最終我坐著輪椅被推出了首都國際機場》的文章,在網絡上引發超過10萬次點擊。文中主人公自述因吸食笑氣導致身體機能全面紊亂,僅能依靠輪椅移動。

  笑氣,化學名稱一氧化二氮,原本是一種用于醫療麻醉和甜品加工的氣體。近期隨著多人過量吸食后成癮、致殘等事件曝光,讓它備受公眾關注。

  目前無法確切統計多少人受到笑氣的危害,但幾個細節足以顯示這個群體的龐大——近百留學生在網上留言稱曾吸食笑氣,有人至今仍癱瘓在床;在國內,許多醫院都曾接診笑氣中毒患者;有戒毒研究專家發現,國內甚至有高中生在吸食笑氣。

  更嚴峻的現實是,笑氣目前在國內外并未受到嚴格管制,多樣且容易的獲得渠道和簡易的吸食方式更助長了笑氣的濫用。隨著越來越多因濫用而成癮甚至致殘的事件發生,更多的觀點傾向于將笑氣和毒品聯系在一起。然而,笑氣并未被列入法定的新型毒品,無論在制度還是市場上,都處于沒有管控的狀態。

  就此,本報記者采訪了法學、醫學等方面的專家。他們表達了這樣的觀點:即使是按照現行法律法規,笑氣的使用都并非處于法外之地。同時,笑氣濫用對個體和社會的危害顯而易見,應盡快明確其性質,通過立法進行有效管控。

  濫用?成癮?

  笑氣原為麻醉劑濫用日趨嚴重

  曾經在新西蘭有過留學經歷的賈某告訴記者,自己曾經吸食過笑氣。“先打到氣球里,然后把氣球的氣口放到嘴里,把氣體壓進去,感覺吸入后神清氣爽。”賈某說。

  記者采訪了5名曾在美國、新西蘭、英國等地留學的市民,其中有3人對記者表示自己或身邊朋友有過吸食笑氣的經歷。“事實上,像這樣直接吸食高濃度的笑氣對身體傷害是十分巨大的。”四川錦欣婦女兒童醫院麻醉科主任唐勇說,笑氣主要成分是一氧化二氮,無色味甜,吸食后可獲得短暫鎮定和麻醉效果。長期吸食可能導致高血壓、暈厥、貧血甚至中樞神經系統損害,超量攝入可致死。

  唐勇告訴記者,笑氣曾經作為麻醉劑在臨床上使用,近年來因全麻效果較差,已經不再用于麻醉,轉而多用于鎮定、鎮痛方面。

  易產生心理依賴切莫好奇嘗試

  笑氣到底具不具有成癮性?唐虎說,目前沒有明確的研究顯示其生理上的成癮性,綜合現有案例,心理上的依賴性肯定存在。在唐虎看來,非醫學上的物質濫用,都有可能產生嚴重的心理依賴,當然,危害必會接踵而來。

  為什么會有這么多的年輕人去嘗試笑氣呢?省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副所長胡光偉將其歸結為兩大原因:“年輕人對新東西都有好奇心,他們在不知道危害的情況下,很有可能就受到好奇心的驅使去嘗試;還有一種就是對自制力的盲目自信,認為試一次不會有問題。”“因為心情抑郁、壓力大去吸食都是借口,這些都不能成為吸食的理由。”在這一點上,胡光偉態度很堅決:“解決壓力、心情不好的辦法有很多,向朋友傾訴、轉移注意力等等,為什么偏偏要選這個方法呢?這是不可取的。”

  毒品?管控?

  未列入毒品目錄 尚未有效管控

  如果已經吸食笑氣且產生依賴,是否可以比照吸毒人員管控呢?一名戒毒民警告訴記者,目前,戒毒部門并不能對吸食笑氣成癮的人員采取任何強制措施。“要實行強制戒毒,必須符合兩個條件:一個是吸食毒品,一個是成癮。而笑氣目前并不屬于毒品。”他坦言,“我到現在為止還沒聽說過任何收治笑氣成癮的。”

  而一名派出所民警也表示,“我們擋獲的大都是吸食冰毒、海洛因的。吸笑氣的很少,就算遇到了也不能把他怎么樣。”

  唐勇告訴記者,笑氣并未列入《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品種目錄》,因此并不能算作毒品,吸食笑氣可能連藥物濫用都算不上。目前,對笑氣進行管制的規定,僅因其作為眾多具有燃燒、助燃,且對人體具有危害的化學品中的一種,而被列入《危險化學品目錄(2015版)》中。

  記者查閱相關資料發現,除臨床醫用外,笑氣目前還廣泛應用于食品生產、汽車養護等領域,用作奶油的發泡劑或汽車引擎助燃劑。

  不能被隨意買賣 或可構成犯罪

  “首先,我們需要對笑氣有一個正確的認識,正確使用很重要。”四川瀛領律師事務所主任曾文忠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笑氣在客觀上具有一定的醫療作用,而當下笑氣造成的人身損害,大多都是由于錯誤的使用方法和大劑量的濫用。”

  那么,在現行法律框架內,買賣和吸食笑氣是否就是法外之地呢?曾文忠認為并非如此。他告訴記者,在明知吸食笑氣會給人體帶來損害的情況下,售賣笑氣予以人吸食導致他人受到傷害,可以構成民事侵權為由要求賠償。對于明知購買者用于吸食,依舊予以售賣者,可以以違反治安管理處罰法進行處罰。如造成嚴重后果——致人死亡,則可能構成刑事犯罪。

  對于笑氣的現實危害和監管空白帶來的執法尷尬,曾文忠表示,相關部門包括化學、技術、立法等部門應該迅速反應,對笑氣的成分、后果、危害進行分析界定,明確是不是應該列入到毒品目錄進行管制。

  應當明確其性質 立法嚴格監管

  “笑氣屬不屬于毒品,要根據國家的相關法律法規來確定。”胡光偉說道,“現在這個東西出現了,如果從醫學、化學等角度明確了它不能吸食,但是法律法規又沒有明確規定,那么我們的管理就滯后了。”

  對此,四川大學教授韓旭表達了相同的看法。“立法是解決問題的根本。”韓旭說道,“笑氣這樣一個新型事物的出現,需要進行專家論證和研究來界定它是不是達到了毒品的程度。給它定性是問題的關鍵。”

  韓旭認為,法不禁止即可為,所以對笑氣的藥性等方面進行研究評估,予以法律上的明確很重要。要對笑氣進行管控,不止是它的社會危害性,還有它的違法性。如果在現實中笑氣易泛濫,而且確實有毒品一樣的效果,則應該對其進行一定程度的管制。

  唐虎認為,如果經過論證笑氣具有成癮性、危害性和耐受性,那么將其納入《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品種目錄》中進行管制是比較可行的。(記者蔣京洲 徐毓蔚)

編輯:蔣燕
分享到:
關閉】【打印
法治要聞
| 更多>>
百姓與法
微電影>>
四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