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肖中特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法治學苑 > 看法 > 正文
撫養費能否與工資同步漲?
2017-2-3 9:16    來源:四川法制報
字體: | 顏色:

  12年三場官司

  若星

  12年前,兩口子協議離婚,兒子跟誰生活、撫養費如何承擔,離婚協議作出了明確約定。然而,協議中的撫養條款未能經受住時間考驗,保質期不過三五年,撫養費問題時時讓這對離異夫妻藕斷絲連。12年三場官司,每一場官司都指向撫養費增加。物價漲、工資漲,撫養費是不是也該綁在一起,連年上漲?2016年,第三場官司又起訴到法院,撫養費增加的“快進”模式能否再度開啟?法院又會如何判決?

  工資漲物價漲撫養費要不要漲?

  2000年,經過3年戀愛,湘西南某縣城的郭明和吳琳牽手走進了婚姻殿堂。2004年初,他們的兒子小光呱呱墜地。孩子的降臨沒能讓夫妻倆更緊密地粘合在一起,平添的家務瑣事,讓兩人陷入不停的爭吵之中。

  兒子哭鬧、妻子嘮叨,郭明不想待在家里。他本就公務繁忙,應酬多,早出晚歸,有著天然的借口。吳琳初為人母,手忙腳亂,見丈夫早晚不見,心中怨氣郁積,夫妻倆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2004年7月,兩人最后協議離婚,走進了民政局。“郭明和吳琳因感情破裂,經平等自愿協商,達成如下協議:一、郭明和吳琳自愿解除婚姻關系;二、摩托車歸男方所有,家具、家電、嫁妝歸女方所有;三、兒子小光由女方撫養,男方每月支付兒子撫養費180元,直至兒子年滿18周歲時止;四、本協議自雙方簽字并到婚姻登記機關登記離婚時生效。”一份離婚協議呈送給民政局工作人員,工作人員又進行相應詢問后,為他們辦理了離婚手續。

  每月給付180元撫養費,在當年屬于偏低水平。離婚后,吳明遵守協議,每個月都把撫養費及時付到了吳琳指定的賬戶上。吳琳一個人帶著孩子,這180元顯然不能滿足兒子的撫育需要。這樣的狀況,持續到2009年初。這幾年里,物價一直上漲,吳琳打聽到,郭明的工資漲了不少。物價漲了、工資漲了,撫養費是不是也該漲?吳琳向郭明提出要求:“請每月給付兒子撫養費600元。”遭拒后,吳琳以兒子的名義一紙訴狀將前夫告上法庭。湘西南某縣法院開庭審理后,將郭明負擔的兒子撫養費從每個月180元增加到360元。

  保質期越來越短撫養費官司又來臨

  每月180元到360元,與訴求相距甚遠,不過翻了一倍,維持孩子的學習及生活還能湊合。一場官司過后,郭明和吳琳間恢復了平衡。

  離婚后,吳琳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兒子身上。吳琳要讓兒子像其他孩子一樣幸福快樂地生活,除了濃濃的母愛,就是物質上的保障與付出。原來,她以為小學義務教育,花費不大,小光上了小學,才知道花錢的地方多得很,前夫出的撫養費加上自己該出的部分,每個月700多元,根本支撐不了多久。2012年底,聽說郭明漲了工資,吳琳不失時機馬上提出漲撫養費,被前夫拒絕后,一紙訴狀再上法庭。

  法院受理了這起撫養費糾紛,鑒于當事人的特殊關系,積極組織協商調解。這一次,吳琳和郭明沒有像3年前那樣劍拔弩張,而是理智地坐下來,平心靜氣地討價還價。物價的確漲了,收入的確增加了,撫養費漲一點,郭明表示接受。最后,在法官主持下,吳琳和郭明各退一步,達成調解協議:自調解協議生效之日起,郭明每月承擔小光撫養費600元,直至小光年滿18周歲止;郭明每季度第一個月一次性支付該季度撫養費至吳琳指定賬戶。法院以民事調解書確認了雙方達成的調解協議。

  拿著調解書,吳琳和郭明走出法院。可小光的撫養費支出終究會因各種因素影響繼續增加,郭明收入繼續增加的可能性也非常大,這撫養費約定的保質期又有多長,法院民事調解書又能管多久?

  這幾年里,吳琳也在不停奮斗,收入也在穩步增長,為了給孩子更好的居住條件,她還按揭貸款買了一套商品房。可房貸的壓力、撫養的艱辛,讓吳琳身心疲憊,經濟上又開始捉襟見肘。怎么辦?順著慣性,吳琳想到了前夫,又到了該增加撫養費的時候了。2016年國慶前夕,吳琳將前夫告上法庭。

  撫養費漲不漲究竟該由誰說了算?

  以小光為原告,吳琳為法定代理人的起訴狀,記述了自2004年吳琳與郭明離婚后,撫養費從每月180元至360元再到600元的歷程。吳琳訴稱,隨著近年物價逐年增高,尤其小光升入中學,開支急劇增加,每月600元的撫養費已然不夠。她的收入有限,離婚后一直未再婚,除了承擔小光的撫養費,還要贍養父母,償還房貸,扣除基本開支后,已所剩無幾。而郭明收入高、負擔低、開支少,除了給付約定撫養費,從未關心過小光。根據婚姻法司法解釋的規定,子女撫育費的數額,可根據子女的實際需要、父母雙方的負擔能力和當地的實際生活水平確定,有固定收入的,撫育費一般可按其月總收入的20%至30%的比例給付。郭明月收入在5000元左右,請求按其月收入的30%,判令其每月承擔小光撫養費1500元,直至小光成年時止。

  增加撫養費的理由,跟前兩場官司如出一轍。撫養協議的保質期是不是只有三五年?前妻要求上漲撫養費,郭明又會如何應對?

  與前兩次截然相反的是,郭明不再慷慨。郭明表示,自己已經再婚并生育一個女兒,而且父母有病,開支驟增,每月承擔小光600元撫養費已十分緊張。何況,他支付600元,吳琳也當支付600元,每個月1200元對于維持小光的生活教育開支已經足夠。增加撫養費至每月1500元,遠遠超出他的承受能力,請求法院判決駁回訴訟請求。

  180元、360元、600元,又要求增加到1500元,吳琳要求為兒子撫養費上漲開啟“快進”模式,行嗎?撫養協議保質期究竟有多長?撫養費漲不漲,有沒有法律規制,究竟該誰說了算?

  2016年底,法院公開開庭審理這起撫養費糾紛案。法庭上,吳琳與郭明唇槍舌劍,互不相讓。一番交鋒,焦點呼之而出。小光生活教育費用的變化,決定著兒子的撫養需要;郭明現在收入狀況,決定著父親的撫養能力;法律對于變更撫養費的規定,決定著增加撫養費有無法律依據。前兩點屬于事實方面,經過雙方舉證、質證,法院查明2016年郭明月應發工資為4850元,至于小光生活教育費用,隨著物價上漲,自然有所提高,但原來標準是否足夠保障,因雙方當事人證據不足,尚難定論,但不影響案件的判決。在查清事實的基礎上,法院從法律上作出了精準闡述。

  法院認為,《婚姻法》第37條第2款規定:“關于子女生活費和教育費的協議或判決,不妨礙子女在必要時向父母任何一方提出超過協議或判決原定數額的合理要求。”這里有兩個關鍵詞:“必要時”和“合理要求”。“必要時”如何理解,婚姻法及相關司法解釋沒有具體間隔時間的規定,因此,自行達成的撫養協議或者法院調解、判決確定的撫養條款的“保質期”并不能精準確定。

  最高法《關于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處理子女撫養問題的若干具體意見》第18條規定“子女要求增加撫育費有下列情形之一,父或母有給付能力的,應予支持:①原定撫育費數額不足以維持當地實際生活水平的;②因子女患病、上學,實際需要已超過原定數額的;③有其他正當理由應當增加的。”符合前述三種情形之一,即可認定為“必要時”。因此,隔三岔五要求增加撫養費,法律并不禁止。當然,訴求要得到支持,還必須是“合理要求”,對于合理要求,同樣要結合前述三種情形來認定。本案中,小光已經就讀初中,或許原來的標準尚能保證其完成中學學業,但鑒于其父親收入較4年前有較大幅度的增加,適當增加對小光撫養方面支出,無疑更有利于小光的教育與成長,因此,小光要求增加撫養費當屬合理。不過,小光提出的數額過高,綜合考慮小光的實際需要及其父母經濟收入狀況、負擔情況等因素,法院一審判決郭明每月向吳琳支付小光撫養費960元。

  歷經兩次增加后,小光的撫養費第三次如愿上漲。

    ◎編后

  撫養費該漲就漲

  父母離婚后,未成年子女令人牽掛,即便未與子女共同生活,經濟上的聯系終歸剪不斷。

  離婚之時,子女權益擺在首位,撫養費的分擔要客觀、科學,必須保障子女的健康成長。不可為了達到離婚目的,一方沒有能力還要大包大攬,讓另一方“零撫養費”,結果既不利于孩子的成長,也埋下糾紛隱患。

  離婚之后,當初關于撫養費的協議或判決并非不可改變,子女在必要時可以向父母任何一方提出超過協議或判決原定數額的合理要求。原定撫育費數額不足以維持當地實際生活水平的,因患病、上學,實際需要已超過原定數額的,有其他應當增加的正當理由,出現前述情形之一,撫養費上漲之門便悄然開啟。本案中,吳琳以兒子小光的名義三次起訴,開啟撫養費上漲的“快進”模式,就是例子。

  其實,只要父母的撫養能力持續提升,在孩子身上多花一點錢又何妨!一切為了孩子,撫養費該上漲就讓它上漲吧!

  (文中當事人系化名)

編輯:蔣燕
分享到:
關閉】【打印
法治要聞
| 更多>>
百姓與法
微電影>>
四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