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肖中特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法治學苑 > 說法 > 正文
用法律武器反抗家庭暴力
2017-12-6 15:27    來源:四川法制報
字體: | 顏色:

  《反家庭暴力法》已于2016年3月1日實施,然而很多婦女或其他家庭成員卻仍然不知道運用法律手段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最終從被害人走向被告人,接受法律的制裁。這起案例引人深思:受到家庭暴力時,采取以暴制暴的方式不可取,應當拿起法律武器,維護自己的合法權利。

  因不堪忍受丈夫對自己的長期家暴,妻子李某在又一次遭受丈夫毆打時,撿起鋤頭選擇了還擊,將丈夫打倒在地致其重傷二級。后來,李某的丈夫服毒身亡。盡管李某是為了保護自己,但是選擇的方式卻不恰當,最終,她因犯故意殺人罪(未遂),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

  長期遭受丈夫家暴

  男子張某與李某是夫妻關系,但婚后感情一直不好,再加上張某性格暴躁、嗜賭如命,夫妻倆為此經常吵架甚至打架。張某懷疑并聲稱妻子李某在外有別的男人,多次鬧著要離婚,還被“請進”過派出所。

  2016年5月15日18時許,張某再次懷疑李某在外有別的男人,動手打了李某,李某報警后,夫妻倆被帶到派出所調解。次日15時許,李某和丈夫張某在家中因離婚一事再次發生激烈爭吵。爭吵過程中,張某先動手打了李某,李某遂撿起院壩內的凳子還擊。張某從身上摸出一把尖刀聲稱要將李某殺死,于是李某跑到院壩中的羊圈處,撿起放在羊圈外的鋤頭與張某對峙。見此情形,張某持刀退至家中的堂屋,李某持鋤頭追至堂屋門外,兩人再次對峙。隨后,李某使用鋤頭將張某手中的尖刀打掉,張某空手撲向李某,李某順勢使用鋤頭擊打張某頭部,將張某打倒在地。張某倒地后,李某繼續用鋤頭多次擊打張某頭部和身體,造成張某頭部受傷。

  經攀枝花某司法鑒定中心鑒定,被害人張某的損傷程度為重傷二級。11月18日,張某服毒身亡,一對8歲的雙胞胎兒子無人照顧,張某的父母及親屬要求嚴懲李某。經縣、鎮、村三級婦聯組織多次耐心細致的調解,持續不斷地做張某親屬的工作,最終促使其親屬出具了諒解書。

  公訴機關以被告人李某犯故意殺人罪,向法院提起公訴,并建議以故意殺人(未遂)對被告人進行判處。

  法院依法從輕判決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李某在與張某發生糾紛過程中,持鈍器不計后果擊打張某頭部致其重傷,其行為構成故意殺人罪。案發后,被告人李某明知他人報警而在現場等待,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系自首,依法可對其從輕處罰。

  被告人李某在犯罪過程中,多次擊打張某頭部,直至被他人拉開,屬犯罪未遂,依法可以比照既遂犯從輕或者減輕處罰。被害人張某經常與李某打架,案發當天先動手打人并拿出刀與李某對峙,被告人李某在被害人的刺激下失去理智,失控將被害人打傷,系激情犯罪,可認定為情節較輕。另外,本案因家庭糾紛引發,被害人張某對本案的發生有明顯過錯;案發后,被害人及親屬對被告人的行為表示諒解,均可酌情對被告人從輕處罰。被告人李某之前沒有犯罪前科、劣跡,對其宣告緩刑對其所在社區不會造成重大不良影響,依法可以適用緩刑。

  據此,法院作出判決:被告人李某犯故意殺人罪(未遂),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

  抵制家暴應用法律手段

  辦案法官介紹,司法實踐中,受“家丑不可外揚”“疏不間親”等觀念影響,家暴犯罪也存在著犯罪事實難以發現,被害人或其近親屬、鄰居即使知道,也不敢或不想報案,導致司法機關難以及時發現家暴的問題。另外,一些家暴犯罪被當作民事糾紛或違反治安管理行為處理;一些司法人員將家庭暴力看作家務事,不愿意介入,不予立案;或者虐待被害人沒有造成重傷、死亡的,因屬于刑事自訴案件,但被害人往往不知道或者沒有能力提起自訴,導致刑事訴訟程序難以啟動。

  2015年3月2日,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司法部四部門聯合發布《關于依法辦理家庭暴力刑事犯罪案件的意見》,對家庭暴力中涉刑事犯罪的相關情形如何處理進行了指導和明確。這是我國第一個全面的反家庭暴力刑事司法指導性文件,對遏制家暴必將起到積極的作用。

  遭遇家庭暴力時,受害人因反抗防衛過當構成故意殺人、故意傷害等刑事犯罪,法院在處理時將考慮“從輕”處罰。但是,這絕對不是鼓勵廣大婦女采取“以暴制暴”的方式來擺脫家庭暴力,而是應該拿起法律武器,通過法律的渠道和手段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利。(黃超王錫懷記者唐萬貴)

編輯:蔣燕
分享到:
關閉】【打印
法治要聞
| 更多>>
百姓與法
微電影>>
四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