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肖中特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法治聚焦 > 法治政府 > 正文
政府法律顧問不能成為擺設
2016-6-21 9:10    來源:四川法制報
字體: | 顏色:

  黨政機關推行法律顧問制度的必要性在哪里?從小處而言,是為了預防行政不當而產生的法律風險,從大處而言,則是依法治國之必須。但有的地方政府是設立了“法律顧問”,往往“顧而不問”甚至“不顧不問”,看似引入了一個新的制度,卻形同虛設。有專家認為,有必要建立配套的未征求或者聽取法律顧問意見,造成重大損失追責制度。

  近日,中央印發《關于推行法律顧問制度和公職律師公司律師制度的意見》,要求中央部委和縣以上各級黨政機關明年底前要普遍設立法律顧問、公職律師,國企和事業單位也要同步推進,黨政機關未按要求聽取意見造成重大損失的,主要負責人及相關責任人員將被追責。

  有專家指出,如果法律顧問在政府的重大行政決策中發揮著不可忽視的積極作用,其意見得到了充分重視,在政府里憲法、法律的權威就受到了尊重。而這正是建立現代化治理體系并進而培育社會法律信仰的起點。

  資料>>> 政府行政中“法律顧問”扮演啥角色?

  基層政府在決策執行程序上都多多少少存在一定的權力審批前置,這其實仍是一種公權公用的潛意識在作祟,譬如當下很多工業園區慣用的違建審批,先占地再慢慢跑審批,結論是一些基層政府法律意識淡薄,上級監管部門不作為,為違法企業撐起了“保護傘”。

  無論是法律意識淡薄,還是監管不作為,這些都不該出現在當前大力推進法治社會進程的政府部門身上,作為力推者都不能很好的使用,怎能要求群眾有安全感和獲得感?一些事件表明,不是當地政府部門不懂得法律,而是違法成本低的問題,法律顧問能夠解決的問題,就是告知政府部門當依法行事,不要讓腦子和腿走到法治框架的前面。出了問題,不但要追究政府部門的責任,同樣也要問責法律顧問。

  推行法律顧問制度是法治社會進程的大勢所趨,但是也要注意到一些問題的新方向,譬如在律師用法治意識和框架約束政府行為的時候,是否因為拿著公家的聘金不能站在更加公道的立場出聲的問題,法律顧問們存在的意義,把出軌的權力拉回來,政府行為的公正性自然也會隨之改善。

  評論>>> 專家:政府法律顧問制度在于防止權力濫用

  國務院法制辦政府法制研究中心主任李明征認為,政府法律顧問制度“對于實現建成職能科學、權責法定、執法嚴明、公開公正、廉潔高效、守法誠信的法治政府目標,實現規范經營決策、資產保值增值、公平參與競爭、提高效率增強活力、承擔社會責任為重點的國有企業改革目標,實現功能明確、治理完善、運行高效、監管有力、結構合理的事業單位改革目標,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此前,我國已經開展公職律師試點工作。中國證監會法律部副主任、公職律師劉輔華介紹,作為中央國家機關公職律師首批試點單位之一,自2004年起,證監會有3批合計500多名監管干部通過司法部審核成為公職律師。“公職律師制度與證券監管執法工作緊密結合,產生了積極效果。公職律師廣泛地參與到制度文件起草審查、涉外法律文件簽署等各項工作中,在監管執法實踐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成為證券期貨監管的一支重要法治力量。”“全面依法治國必須抓住領導干部這個‘關鍵少數’。”李明征表示,推行法律顧問制度和公職律師公司律師制度,是領導干部依法決策、依法辦事的重要依托。領導干部既要做尊法學法守法用法的模范,也要善于發揮法律顧問、公職律師、公司律師的參謀助手作用,防止權力濫用,預防和杜絕各類違法違規行為的發生。

  觀點>>>追責制度:保障政府法律顧問履行職責

  深圳特區成立之初,大量外商涌入深圳,倒逼深圳與國際接軌。為適應改革開放之需,更好地處理涉外涉港經濟合作,深圳創造性地推出了政府法律顧問制度。深圳的實踐表明,法律顧問制度運作得當,將有力推進依法行政,促使政府轉變職能。在輿論的高度關注之下,“深圳市政府法律顧問制度”得以連續兩次高票榮膺“中國法治政府獎”。

  如何讓一些地方走出法律顧問“顧而不問”甚至“不顧不問”的尷尬?意見的答案一是要讓法律顧問有職有權,意見中規定黨政機關“討論、決定重大事項之前,應當聽取法律顧問、公職律師的法律意見”,“起草、論證有關法律法規規章草案、黨內法規草案和規范性文件送審稿,應當請法律顧問、公職律師參加,或者聽取其法律意見”,“依照有關規定應當聽取法律顧問、公職律師的法律意見而未聽取的事項,或者法律顧問、公職律師認為不合法不合規的事項,不得提交討論、作出決定”,這些條款賦予了法律顧問履職的權限;二是實行追責制度。

  有力的追責制度當能保證法律顧問的意見不被漠視。而要讓追責制度自動運行起來,尚需建立一套機制,即法律顧問全面參與政府事務的機制。深圳市政府法律顧問制度運行的一條成功經驗就在于,法律顧問這個把關人,要把的“關”不僅包括事前,還包括事中和事后,所參與的事務既有防范性的糾紛處理,也有前端的經濟談判,還負責代理市政府及部門的行政訴訟案等。顯而易見,只有先建立了法律顧問全面參與政府事務的機制,而且法律顧問參與的整個過程都能被完整地記錄在案,意見中明確的追責制度才具備可操作性。

  本期作者曉武鄒偉孫偉

編輯:蔣燕
分享到:
關閉】【打印
法治要聞
| 更多>>
百姓與法
微電影>>
四肖中特